首页> 小说 >正文

重生为皇丞相放过本帝吧小说

2020-05-23 03:30:57 来源:福鼎资讯网

《》小说已经完结了,想知道小说结局如何,那就往下看吧。这道理倒是和我考试没考好回家见我爸妈有点像,要我说,这带着一张惨不忍睹的分数卷回家,最怕的不是那男女混合双打,也不是那威力堪比超声波的狮吼功,而是那求仁不得仁,求死不得死的微妙心态。

《重生为皇丞相放过本帝吧》精选:

然而我这心满意足还没有持续多久,就迎来了爆头一击,可能是上天为了惩罚我一开始的胡说八道,午膳过后,那负责带领宫人们去寝宫找小蛇的季公公愣是迟迟未归。

我正自纳闷呢,等得不耐烦之际,季公公好歹回来了,一回来便又是三叩九拜的,口中连呼有罪,我叹了口气,把方才宫女递给我的清茶放下,一问才知道,那小蛇……居然找不到了!

季公公战战兢兢道:"回皇上,今日老奴带着宫女们找遍了寝宫,也没看到那灵蛇的身影,老奴有罪……老奴有罪啊!"

说罢,又是一番以头抢地。

我:"……"

不……不是你有罪,是我有……老爷爷,你再这么跪下去,我非得折寿不可啊!

我无奈道:"好了,起来吧,这和你也没什么关系,想来是朕前些日子不在宫中,那小蛇偷偷溜出去了吧,也没什么大碍,你且去忙你的吧,我和许丞相单独说说话儿。"

季公公却半天儿没言语,愣愣地伏跪在地上,连头都没敢抬,方才我还没注意看,这会子才发现这季公公浑身都抖得不行,这是……怎么了这是?

我傻眼地看向许江清,还未等许江清开口,那季公公的尖细嗓子就骤然响了起来:"老奴情知罪孽深重,那灵蛇是老奴照顾不周,一时疏忽,竟然……竟然……老奴万死也不足惜!求皇上责罚!"

我:"……"

"不就是一条小蛇么,找不到了而已,又不是死了,没了便没了,那小蛇就算再有灵性,难道还能和一条人命相比么?朕不罚你,你也不要太过于自责了,起来吧。"

说罢,那季公公却还是哆哆嗦嗦在地上跪着,我默默头疼地看着他,心里着实很是无奈。

我有那么可怕么……这是打算一跪天荒了么?

正无奈,只听见许江清淡淡开口道:"那小蛇是灵物,自当好生养在宫中的,如今因季公公照顾不周,致其踪影难觅,自然是该罚的,既然皇上宅心仁厚,不忍过于苛责,便罚了他三年俸禄也就是了。"

话音刚落,那季公公就连声道:"老奴谢皇上!谢丞相!"

许江清:"行了,也别再跪了,眼下皇上和我还有些话要说,你就先退下吧。"

季公公忙不迭起身道:"老奴告退。"

我默默无语地看着季公公退下,心里……着实有些微妙。

我一脸严肃地看向许江清,憋了半响终于是没忍住,开口问道:"你……我……"

许江清正在喝茶,听见我开口,只用茶盖撇了撇茶末,温声道:"怎么了?"

我听着这温润的声调,再看看他那低头品茶的端方姿态,怎么看,也怎么不像是一"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腹黑角色儿,只讪讪道:"没事儿,就是觉得刚刚,你这丞相的话倒是比那皇帝的话儿还要管用……"

许江清撇茶末的动作微微滞住,一双桃花眼在热茶飘起的氤氲中显得分外冷淡,下一秒,他放下茶盏,只面无表情看着我:"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下意识地摇摇头,复又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只听见他冷哼道:"你刚刚倒是宅心仁厚,只是我师父在莲花江时难道没告诉过你?那小蛇是在易荆溪出生时便含着那命灵石来宫中的,一蛇一石,皆是天赐灵物,你只说那蛇找不见了没什么大碍,殊不知那原是和命灵石一样重要的存在。"

"季公公照顾不周,犯此大罪,自然心里难安,你偏又只一味宽慰他说没事儿,他自然心里害怕,只当你是要秋后算账赐他白绫或毒酒,自然跪着不敢起来了。"

……原来不是不肯起来,而是不敢起来啊。

"我方才对你说要罚了他三年俸禄,便是明确告诉他责罚了,他明白过来,自然也敢起来了。"

啧,听着许江清说完这番话,我咂摸着仔细想了一想:

……这道理倒是和我考试没考好回家见我爸妈有点像,要我说,这带着一张惨不忍睹的分数卷回家,最怕的不是那男女混合双打,也不是那威力堪比超声波的狮吼功,而是那求仁不得仁,求死不得死的微妙心态。

想一想,你150分的数学卷子考了48分,战战兢兢回家的时候,你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丫的!不就是挨一顿揍么!劳资大不了就被揍一顿呗!

可是等你到了家,把试卷拿给爸妈看的时候,出乎意外的,他们的脸上很平静,平静得近乎诡异,像平常涛天巨浪的大海此刻竟然没有一丝波澜,他们无悲无喜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你放下卷子,闭眼咬牙道:"爸妈,我知道我考得太差了!你们打我吧!"

然而空气都安静了,你的爸妈也只是笑笑道:"这不还考了48分了么,又不是零分,不就是考得差了么,这怎么能怪你呢?去玩吧,我们不打你。"

这种时候,你的第一反应绝壁不是要一蹦三尺高开开心心跑去电脑屋玩游戏,而是战战兢兢七上八下惶恐不安地心想:"他们是不是想等会儿吃过饭再打我?"

这次第,怎一个"忐忑"了得?

午饭过了,晚饭过了,夜宵过了……空气还是那么安静,安静得让人觉得压抑,路过爸妈的房间,看见他们在用衣架架衣服你都会觉得下一秒他们就要冲进你房间把你暴揍一顿。

于是你提心吊胆地回了房间,电脑也不敢玩,手机也不敢碰,写着作业也惶惶恐恐,生怕下一秒房间外就冲进来个拿衣架的人给你一顿暴揍。

然而五分钟过去了,十几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人来,你自己想想,这种提心吊胆的微妙心情,比起直接给你一顿暴揍,你更愿意要哪个?

……当然,要是可以的话,最好两个都不要,要是不可以的话,最好还是,后者吧……

这么一想,我后背激起一身冷汗,摸了摸下巴,直感叹道:"我好像,能明白那季公公的微妙心情了……"

许江清饮了口茶,只看着我笑问道:"你刚想起什么了?你就说你明白了。"

我双手合十,一本正经道:"阿弥陀佛,万恶的科举制度。"

想了想又加上一句:"还有万恶的棍棒教育。"

图集

推荐
最新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6-2020 福鼎资讯网